• <tr id='bEYnNm'><strong id='bEYnNm'></strong><small id='bEYnNm'></small><button id='bEYnNm'></button><li id='bEYnNm'><noscript id='bEYnNm'><big id='bEYnNm'></big><dt id='bEYnN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EYnNm'><option id='bEYnNm'><table id='bEYnNm'><blockquote id='bEYnNm'><tbody id='bEYnN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EYnNm'></u><kbd id='bEYnNm'><kbd id='bEYnN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EYnNm'><strong id='bEYnN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EYnN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EYnN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EYnN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EYnNm'><em id='bEYnNm'></em><td id='bEYnNm'><div id='bEYnN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EYnNm'><big id='bEYnNm'><big id='bEYnNm'></big><legend id='bEYnN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EYnNm'><div id='bEYnNm'><ins id='bEYnN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EYnN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EYnN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EYnNm'><q id='bEYnNm'><noscript id='bEYnNm'></noscript><dt id='bEYnN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EYnNm'><i id='bEYnNm'></i>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美国真能“联俄制华”?俄学者讥称天方夜谭

                2018/08/07 次浏览

                  【环球时报驻美国、俄罗斯、德国特约记者 侯健羽 王臻 青木】绝大多数美国人只听说过“联俄反恐”,因此当出现“联俄制华”这样的声音时,他们一笑了之。7月中旬“普特会”后,美国“野兽日报”网于7月底爆料说,“5位知情人士透露,前国务卿基辛格已向总统特朗普提出建议——通过密切的美俄关系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影响”。美国媒体感慨,如消息属实,这将是上世纪70年代力推美国要“联中抗苏”的基辛格对其大国外交策略的一次“改头换面”。从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美国各界的采访中可以看出,今日新闻,美国左右两派似乎都不看好“联俄制华”,特别是在当前背景下,民主党内弥漫着反俄情绪,共和党则从大国利益的角度分析认为,俄罗斯并没有太强的动机与美国结盟。同样,在俄罗斯人看来,支持“基辛格计划”将大错特错,俄方配合实施该计划的“可能性为零”。而让特朗普多变政策搞得左右为难的欧洲,也开始流露出对各种“对抗联盟”的质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美国:美俄联手挺不靠谱

                  基辛格建议“联俄制华”的传闻引起部分美国媒体的关注。“美国网络杂志“Slate”网刊文说,美俄中这三个国家已不再保持地缘战略三角关系,俄罗斯和中国在许多领域进行合作,特别是中国正在全球扩大其政治、经济影响力。没有理由认为基辛格“联中抗苏”策略大逆转今天会奏效。一个连萌芽都很难形成的美俄联盟将如何遏制中国?一家名为“空话”的美国网站刊文称:“基辛格的做法不够与时俱进。尼克松当年在中国取得成功,原因是中国迫切需要美国的经济参与,而现在普京想要更多钱,但他并不绝望,可以找到其他资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亨德森是美国一所高校的历史系学生,支持民主党的政策,他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美国年轻人不怎么关心基辛格‘联俄制华’的说法。我认为,尽管俄罗斯仍拥有广阔的土地、占有重要的地理位置、还有军火贸易和核工业,但它毕竟失去了大部分的传统优势,因此没有足够的能力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。基辛格是明智的,他曾帮助美国与中国建立更好的关系,以孤立苏联。但世界格局自1972年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所谓‘联俄制华’也不会对世界上拥有最多人口、拥核并正在崛起的一个大国发挥什么作用。”亨德森还说,美俄关系缓和可能问题不大,但“联俄制华”的观点会给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带来大麻烦。还有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的美国人表示:“‘联俄制华’只适用于中俄关系不好的时候,但目前中俄关系很好,这个策略可能不起作用。”一位美陆军前情报专家表示: “美国主流媒体之所以不关心‘联俄制华’,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个说法挺不靠谱的。基辛格和特朗普总统也不是一个阵营的,两人见面并不等于同意对方的观点。”有分析认为,“野兽日报”的爆料想显示出“总统背后还有高人”,但这位支持特朗普的前情报专家认为,总统每天要见很多不同的人,支持和反对他的人都有,以前的总统对这种建制派幕后大鳄还能言听计从,但特朗普不一样,他是要挑战建制派的基础,因此基辛格的影响力远不如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基辛格的全力斡旋下,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2017年7月在德国G20峰会期间顺利会面,作为“关键的中间人”,当时94岁高龄的基辛格还在6月底先期访俄,并与普京闭门会谈。当时便有舆论猜测基辛格有推进美国“联俄制华”的意图。除基辛格被认为提出“联俄制华”的观点外,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的几位美国人士都表示,在美国历史上,这样的说法鲜有人提及。但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,美国媒体都热衷于大肆报道特朗普的“亲俄倾向”。特朗普本人也表现出美国前任总统们少有的亲俄态度,但当时他在公开场合表达的亲俄目的更多是“打击恐怖组织‘伊斯兰国’”。美国几家保守派媒体当时曾讨论过基辛格的“联俄”观点,但大选后这种说法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就不再被高调讨论。“布赖特巴特”新闻网2016年12月24日曾刊文支持特普朗的亲俄政策,特别是联手打击恐怖主义。文章认为,联俄的目的是反恐,而不是反中,“主要是收拾奥巴马执政时期在中东留下的烂摊子,这是必要的,但这并不表明美俄的利益在所有时候都是一致的”。文章回顾并肯定当年尼克松在基辛格的建议下访华的历史意义,并认为“民主党中的反俄情绪还停留在冷战思维阶段,而俄罗斯已不是当年那个‘意识形态代表’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欢迎扫描关注杰克棋牌的微信公众平台!

                欢迎扫描关注杰克棋牌的微信公众平台!